電話:089-510961#18
傳真:089-510749
地址:954 臺東縣卑南鄉溫泉村龍泉路290號
臺灣山林悠遊網:知本自然教育中心

中心行事曆

2020年3月12日 星期四

109年「學‧森林」-森林環境教育課程實務工作坊

  集結林務局八個自然教育中心課程精華出版的「學.森林」森林環境教育課程彙編教材今(109)年新加入一本以原民傳統山林智慧為主題的專冊,知本自然教育中心特別挑選出專冊中的「動物追蹤師」以及「不可思議建築師」,加上中心場域特色課程「五彩樹」,透過工作坊形式讓學員此三組教案模組、培養環境教育人員推動環境教育課程之能力,體驗與感受不同於正規教育的教學方式,並進一步將其內化而應用於自身環境教育推廣上。
  為了提升學員自身的專業知能以及加深對原民傳統山林智慧的了解,將帶領大家走訪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卑南遺址公園實際體驗原民傳統文化與山林智慧,讓學員以第一手的真實經驗深入了解不同土地與人的故事,也期待學員能連結至跨文化、跨領域的學習,讓課程學習活動呈現多元價值,建立亞熱帶島嶼的自然環境史觀,呈現臺灣的多元文化及環境倫理價值。期望提升學員的環境知識、態度與價值觀,進而培養友善環境的行動力。

📆活動時間:109年5月23-24日

⛺活動地點:知本國家森林遊樂區知本自然教育中心、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卑南遺址公園
💳研習費用:2500元(含課程相關費用,不含住宿,教材另計)

※完訓之夥伴可獲得獲得森林環境教育之種子教師證書乙份。 
點我報名去


2020年2月27日 星期四

●知本停看聽● 以臺東為名的植物



臺東火刺木為台灣特有種,原生於花東縱谷及和平之河床及河流兩岸。果實成熟時,滿樹火紅,樹枝上又有木質銳刺(由短枝形成),因而得名「火刺木」;又因果枝像古代狀元帽上的裝飾,所以有個十分吉祥的俗稱叫做「狀元紅」。果實有不同的顏色,筆者一共收集過4個不同顏色的品種:橘黃、橘紅、鮮紅、深紅等 (如上圖),栽植於14區苗圃中。

臺東火刺木葉全緣,有別於火棘 (Pyracantha fortuneana (Maximowicz) H. L. Li) (請參見臺東植物園好花共賞33-火棘之正名)。


參考資料:台北植物園好花共賞


2020年2月26日 星期三

●知本停看聽● 知本國家森林遊樂區簡介

海水湛藍的東台灣

表情豐富的『知本國家森林遊樂區』


  有一片彷彿熱帶雨林般的魔幻森林、巨大鳳蝶飛舞白榕之間,深藏台東「知本溫泉」的盡頭,它就是「知本國家森林遊樂區」。
  這裡是一片海拔125-550公尺間的熱帶季風林,過去曾進行過小規模林業,因此可以看見台灣少有的桃花心木、柚木等熱帶樹種的人工林。
  熱帶氣候造就了園區獨特的植物相,在森林浴步道上可以看見各式各樣以榕屬家族為基礎,熱帶雨林樣貌的大樹,包括園區招牌:氣根滿佈一樹成林的百年大白榕、與附生其上的稀有藤蕨、百年大酸藤,還有「板根」發達的九丁榕等,頗有南國雨林之感。
  而動物也不遑多讓,像是稀有的朱鸝、東部特有的烏頭翁等等,都是這裡的常客,甚至有可能遇見台灣最大的黃裳鳳蝶也不一定喔!



參考資料:台灣山林悠遊網─知本國家森林遊樂區


●知本停看聽● 動物痕跡檢索表

●知本停看聽● 火的傳說故事

●知本停看聽● 隨季節變裝的鹿



真相只有一個!啃食樹皮的兇手——台灣水鹿

  在台灣中南部的某個森林裡,有一處林相奇特的林區。當地,被濃密樹冠層篩落的陽光靜悄悄地照射在樹幹上,視線所及的地面幾乎寸草不生,只有堆積著落葉的地表,樹幹上附生的藤蔓沒有葉片,伸手可及的高度沒有多少枝葉,一些倖存的低矮灌叢也僅剩寥寥數片的殘葉。有些粗大的樹木或許仍顯得老當益壯,但年輕的樹木卻奄奄一息,從地面到相當於一個人高的範圍之內,樹皮若非傷痕斑斑,就是幾乎蕩然無存,連冒出地表的樹根也難逃被剝皮的命運。
  而稀疏散落在樹幹基部一條條或一塊塊的樹皮,似乎在控訴著樹皮是如何被大片大片殘暴地剝下。裸露著的樹幹失去了樹皮的保護,黏稠又晶瑩剔透的汁液點滴地從它蒼白的木質部滲出,最後凝固成一種垂涎欲滴卻又永不滴落的凝固態。這些被剝掉一整圈樹皮的年輕樹木失去了輸送養分的韌皮部,就如同只能喝水卻無法進食的病人,注定會一步一步邁向死亡。
  儘管老樹們仍然屹立著,但這片森林就如同少子化的社會,年輕族群的茁壯不足以彌補逐漸凋零的上一代。如果情勢無法逆轉,抵達森林壽命的終點只是早晚的問題。
  湊近一點來看這些失去了皮膚的傷口,兩兩並排的刻痕隱約透露著兇手的身分。附近完整的樹幹上可能還留有乾掉的泥巴痕跡,甚至瀰漫著強烈的騷臭味。從樹皮被剝除的高度,兩兩平行並排的齒痕,以及剝除樹皮所需要的力道來看,可能的兇手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台灣個子最高,體重也最重的陸域哺乳動物——台灣水鹿。




水鹿族群的變遷

  早在日據時期,日籍學者崛川安市及鹿野忠雄就描述過,在台灣從海拔300公尺到3,500公尺都可以找到水鹿的蹤跡,但牠們大多集中在1,500公尺至2,500公尺處。然而1980年代,台灣學者的調查卻顯示在海拔2,000公尺以下已少有水鹿的分布,集中地也遷移至中央山脈的東部地區,其他地區則非常罕見。當時學者曾呼籲政府應積極保護台灣水鹿,以免牠們步上梅花鹿的後塵。
  1998年林務局曾發行光學式電話卡,上面還給予台灣水鹿「森林吉祥物」的封號,可想見當時台灣水鹿稀有的程度。其實回顧1990年代以前,台灣水鹿是原住民重要的經濟來源,因為漢人對山產的喜好,使得各種野生動物遭到相當大的獵捕壓力,而台灣水鹿除了體型大之外,頭上那對鹿茸更是漢人進補名單的首選,懷璧其罪,水鹿能帶給獵人的經濟效益自然不在話下。
  然而1989年野生動物保育法通過後,獵人再也不能自由獵捕野生動物;另一方面台灣經濟起飛,「山珍」已不再是原住民依賴的經濟來源;辛苦的狩獵活動也不再是部落年輕人願意從事的生活。而隨著保育觀念逐漸普遍,國人食補野味的觀念日益淡薄,使得過去隨處可見的山產店和明目張膽掛在店裡的炒鹿肉菜單,如今已不復多見,野生動物的消費慢慢失去了市場。而各類型的保護區、保留區、國家公園等逐步建立起野生動物的保護網,讓野生動物有了休養生息的機會。
  這種種的變化直接或間接造就了近一、二十年來野生動物數量的增加,水鹿當然也是受惠者之一。牠們從神祕隱晦奄奄一息的少數族群逐漸成長茁壯,強勢回歸到原本就屬於牠們的棲息環境,甚至改變了森林的風貌。經常在山林間活動的登山客、原住民或野生動物研究者,都觀察到近年來水鹿族群的增長已經到了無法忽視的地步。以往難得一見的大型哺乳類,現在只要往山裡走一趟,到處都可以感受到牠們的存在。


 

參考資料:科技大觀園